第1章 雷火之剑官网|中国有限公司----都市美妇(1/56)

雷火之剑官网|中国有限公司 !

叶笑言不想太高调,都市美妇就带了几个人。

明天准备一天,都市美妇后天开始。

只是出发时间,他还没告诉安森...

第二天,一早就出门了,也正准备去齐的城堡看望齐瑞森。

几年前,金大川一家从中国偷渡来英国。

我以为那是天堂,但当我来到这里,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尴尬。

因为他们不能成为合法公民,他们甚至不能从政府那里得到基本的救济。

金大川拿着一袋丢弃的瓶子走回廉价屋。

他推门进去,不到15平米的房间里堆满了各种废弃物。

一个七八岁的女孩,穿着又大又旧的衣服,在角落里用电炉做饭。她是金大川的女儿,她的名字叫于今。

“爸爸回来了,你很快就可以吃饭了。”金玉和金大川谈过了。

金大川把他今天捡的废品堆了起来。“你妈呢?”

“妈妈去邮局了。”

金大川叹了口气,他的妻子每天都去邮局等她儿子的信,但是已经整整一年了,没有任何消息。

这时,金大川的妻子也回来了,她看上去很悲伤。

于今问:“妈妈,有我哥哥的信吗?”

“没有。”金的母亲摇摇头,情绪不高。

于今安慰她:“也许我哥哥太忙了。等他想起来了,会给我们寄信的。”

金的母亲坐在长凳上,悲伤地擦去眼泪。

“我看你哥哥八成是出事了……”

“妈妈!”于今非常害怕。“别瞎说。”

“金子是最孝顺的,他出去一年了,怎么能不联系我们。他一定出事了……”金的妈妈痛哭流涕,金大川一言不发地蹲在角落里,眼里满是悲伤。

于今眼里噙满了泪水:“妈妈,我哥哥答应过我,他会挣很多钱,让我们过上好日子。哥哥从来没有骗过我,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金的妈妈不再说话,只是呜呜哭了起来。

叶笑言在外面听到了里面的哭声,犹豫着去敲门。

于今的眼睛发亮了:“我哥哥一定回来了!”

她急忙去开门,但她面前是一个陌生的男孩。

“你找谁?”好有些警惕的问。

叶笑言笑着说:“这是金屋吗?”

“是的,你是谁?!"于今非常激动,金大川和金的母亲也走了出来。

叶笑言递给他们一个鼓鼓囊囊的棕色纸袋:“这是我要带给你的黄金。我已经带了些东西。现在就离开。”

“等一下,你是金的朋友吗?”金妈妈忙问。

“嗯,我是他的朋友。”叶笑言也不回嘴,他很快走开了。

于今打开牛皮纸袋,喊道:“爸爸,妈妈,很多钱!”

金的父母愣住了,包里全是钱。

“还有一封信,是我哥哥写的……”于今发出激动的声音。

叶笑言上了车,车里只有他一个人,还有一个没人能看见的鬼魂。

“有了这笔钱,你的家庭应该摆脱困境。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离开?”

不,我不愿意离开。让我跟着你。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。】

!!

“我承认,都市美妇我做到了!都市美妇那是因为我太爱你了!你明明和我在一起。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和安若在一起?我只想摆脱她,拥有你一个人。我什么都没做。我刚刚给你发了一张照片,让你知道她根本不爱你...嘿,我这么做是因为我爱你。我做错了吗?”

唐雨晨抬起下巴,微微摇头。“你真的没做错什么。”

“真的,你不怪我吗?”女人小心翼翼的问。

“你不应该这样做,宝贝。你知道你的行为导致了什么吗?”那个男人温柔地问她,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危险。

云薛飞摇摇头。“不知道。”

唐雨晨淡淡地说:“你的行为让我杀了我的孩子。”

此外,这是一个他很难得到的孩子。

这辈子,他估计只有一个孩子!

想到这里,男人的眼神突然一冷,充满了杀意。

当云薛飞看到他眼前的尹稚时,他全身都在微微颤抖。“你是说...安若当时怀孕了?不…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她怀孕了!如果我知道她怀孕了,我就不会……”

“哦。”唐雨晨低低一笑,打断了她的话,“如果你知道她怀孕了,估计你会做得更多。你怎么能容忍?她肚子里有我的孩子。”

被说成是中心的东西,云薛飞激烈地反驳:“不,我是那种人吗?”我不会那么做的!陈,对不起,我错了。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那样。请见谅。我再也不敢了!"

她快死了,还嘴硬!

唐雨晨突然厌恶地推开她,冷冷地咆哮道:“滚开!我今天没当着大家的面说这些,这是给你面子!我不会对你怎么样,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!”

男人的狠话深深刺痛了云飞雪的心。

她难以置信地盯着他,喃喃地说:“你是因为我的粗心大意而这样对我吗?”

他对她的柔情去了哪里?

这就是他喜欢她的地方?

为了这么一件小事,设计并残酷地惩罚她,并残忍地对她说这些话?

唐雨晨冷笑,她会在不经意间迷失吗?

即使真的是无意的损失,他也不会放过她。

要不是心里的怜悯,他对她的惩罚绝对不会这么轻!

任何惹恼他的人,唐雨晨,不管是什么原因,他都不会轻易放过!

即使那个人是飞雪,也不例外。

“云飞雪,我不想听你胡说八道。如果你不想让我在所有人面前宣布我的新娘不是你,那你最好现在就离开!”

男人又说粗话,云飞雪站起来,踉跄后退几步。

苍白的脸,满是泪水。

“唐禹锡!”生成在她眼里表现出深深的仇恨,冲他吼道:“你为什么这样对我,你为什么这么残忍!”

男人没有回答她。她的目光落在安若身上,她突然醒了。

“一切都是为了她,不是吗?!哈哈,你为了她这样对我...我明白了,你今天的婚礼也是为她准备的吧?”

尽快看无错小说。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!

安若惊讶地看着云和雪,都市美妇又看了看唐雨晨。

这个婚礼是给她的?

男人看了看她,都市美妇对云飞雪微微点头:“既然知道了,现在就可以走了。”

真的是为了她吗?

安若希望他刚才说的话是对她说的。只要他说她可以走,她马上转身离开。

云飞雪证实了自己的猜测,脸色变得苍白可怜。她一直享受着月亮,过着公主般的生活,被当成公主一样对待。

什么时候,被人这样打闹过?

她觉得自己脸都丢光了。

外面那么多朋友和家人,还有那么多记者,都知道她今天要嫁给唐雨晨,如果新娘不是她...

云、雪、雪不敢再想了,后果光是想想就会让人觉得恐怖。

“不……”她摇摇头,像一个迷失的灵魂。“我今天必须结婚。你不能不嫁给我!陈,我求你了,请嫁给我吧!我保证,结婚后,我不会干涉任何事情,你可以和安若呆在一起,我不会再打扰你,我会听你的,只是请你和我一起完成婚礼?”

安若惊讶地看着云飞雪。这是她吗?

唐雨晨不想要她。为什么这么想安定下来?

那人懒洋洋地说:“既然你听我的,我要你现在就走。我的耐心有限。现在,马上离开,否则别怪我对你无礼。”

他厌倦了花这么多时间和她在一起。

在照顾了她之后,他仍然要抽出时间来照顾安若。

她那么求他,为什么没有机会,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对待她?

就因为她间接杀了他的孩子?

那个孩子只是个胚胎,还没有成型。他为了一个胚胎这样对待她!

云飞雪不是傻子。唐雨晨非常生气,她会毫不犹豫地成立一个局来惩罚她。根本不是因为他的孩子没了。

他这样做是为了安若...

被迷住的眼睛,突然变得清澈,以前,也清澈起来。

他说他为了她和安若离婚了,他想和她在一起。但那次在山里,她要求订婚,他借口拒绝了她。

他拒绝和她结婚,不是因为他害怕会杀了她。但因为他还是嫁给了安,所以会继续和她结婚。

他好几天没找她了,不是因为他太忙,而是因为他想和安若在一起。他甚至对她撒谎,说他只是没有时间。

安若打了她一巴掌,羞辱了她,但他没有对安若做任何事,也没有轻易放过她。

这场奢华的婚礼不是为了她,而是为了安若。

而钻石婚纱,几千万大款,是专门为她设计的。难怪婚纱做好了,她没有试穿,因为那不是给她的...

原来这一切早就暗示了。

如果她早点看到,今天就不会结束了。

云薛飞觉得自己好傻,从头到尾都被这个男人耍了!

他对她有过真心吗?

尽快看无错小说。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!

都市美妇

看着唐雨晨,都市美妇她问出了心底的疑惑,都市美妇也是最后的希望。

男人看了她一会儿没有温度,淡淡地说:“我还是和你有点不一样。至于诚意,是什么?”

他从来都不是真心的,对他来说女人只有两种,一种是他感兴趣,一种是他不感兴趣。

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破例成为他的爱。

云飞雪怔怔地站着,浑身发冷,安若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这个人没有心,太可怕了。

“呵呵...哈哈……”云·薛飞突然大笑起来,嘲笑他的愚蠢和冷酷。“原来你从头到尾只是在逗我玩。”

废物她以为她已经掌握了男人的心,但原来他已经掌握了她的心,她是猎物,他是猎人!

薛越想越伤心,但他笑得越来越大声。

她的笑声刺耳而令人不寒而栗。

突然,她不笑了,冷冷地看着唐雨晨:“你知道吗?你毁了我!整个J市的人都知道我今天要娶你,但你不会娶我。唐雨晨,你让我成了整个J市的笑柄。你怎么能让我以后抬头做人?你为什么不用其他方式惩罚我,为什么用最残忍的方式惩罚我!”

男子勾唇轻笑,没有回答。他不会告诉她这是对付她的办法。

不像安若,安若不在乎丢脸,但是云薛飞更看重面子。

所以他才这样惩罚她。

我不想和她废话。反正她注定是他抛弃的女人,他不会再给她任何怜悯。

男子拿起手机,拨通了保镖的电话:“进来,让云小姐离开。”

云飞雪见他如此决绝,心里很慌。视线落在梳妆台上的修眉刀上,脑子一热,就抓起修眉刀指着脖子。

“你今天不嫁给我,我就为你去死!”

安若的眼中闪过一丝震惊。

唐雨晨这样对待她。她为什么要死要嫁给他?

安若无法理解云飞雪的想法。反正在她看来,她的行为太怪异了。

那人勾唇冷笑道:“你死了,没人拦你。”

在云和雪的眼里,有什么东西坏了。她闭上眼睛,正要割断脖子,这时一个苹果来了,砸到了她的手腕。

吃痛后她的手松开了,刮眉刀瞬间脱落。

唐雨晨三步并作两步快步来到她面前。一只有力的手抓住她的脖子,她的眼睛阴沉沉的:“如果你想死,离我远点!”

别搞砸了他的婚礼!

云飞雪惊恐地看着他,仿佛不认识这个冷酷可怕的男人。

这时,保镖急忙推门进来。唐雨晨挣脱了他的手。他们及时抓住了云飞雪,迅速带走了她。

薛的眼神有些呆滞,就像一个失去了灵魂的木偶,他只能让人们为所欲为。

门关着,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。

唐雨晨看着安若,她也看着他。他的眼睛黑而冷,他的面部线条冷而深,他优雅的白色西装包裹着一个狂野而危险的灵魂。

尽快看无错小说。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!

是的,都市美妇这个人很危险。无论谁靠近他,都市美妇都是无可救药的。

安若的内心其实很害怕他,但她的眼里没有任何情感。

唐雨晨向她走来,在离她半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他抬起手托住她的下巴,轻轻抬起头,柔声对她说:“宝贝,我嫁给你的时候,并没有为你准备婚礼。今天特意给你补的。希望你能喜欢。”

“为什么不和我离婚?”安若没有回答这个反问。

“和我离婚有那么重要吗?”

“是的,这很重要。唐雨晨,你知道我最想要的是和你离婚。你为什么骗我,戏弄我,为什么不跟我离婚?!"

安若岳越来越激动。她用力挥了挥手,忍不住冷笑道:“你这样耍我很开心吧?”我告诉你,我今天绝对不会娶你!"

那人脸色一沉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。“你不嫁给我,改变不了我们是夫妻的事实。”

"...我一定会想办法和你离婚的!”

“离婚?”唐雨晨冷笑道,“安若,我不同意,你已经死了,我也不会和你离婚!你还是听话,跟我办婚礼。”

“我不抱到死怎么办?”安若的语气很冷,眼神也很冷。“唐禹锡,你认为一切都在你的控制之下,对吗?但你错了,我不会再听你的,也不会让你摆布我!”

说完,她转身要走。突然一只手落在她的肩膀上,抓住她的肩膀,力道很大,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。

安若皱眉,不让他的痛苦呼出。

“宝贝,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父母怎么了吗?”

她的眼睛微微动了动,唐雨晨淡淡地笑了笑:“和我举行婚礼,我告诉你实话,这是一笔好交易吗?”

他以为她会答应。

毕竟,举行婚礼只是一个仪式。他们都是夫妻,不如和他做交易。

然而,沉默了几秒钟后,安若转过身,淡淡地笑了笑:“对不起,我不想知道真相。所以我不会和你做这笔交易。我想举行一场婚礼。一个人去!”

嗯,真的要从他那里知道吗?

她也可以自己去发现。

总之,她不会让他拥有他想要的一切,也不想傻傻的听他摆布戏弄。

唐雨晨的脸突然变得很冷。他的黑眼睛盯着她,低声威胁:“你知道不服从我的后果吗?”

还是那句话。她能听到耳朵里的茧声。

安若无畏地说:“杀了我?那就杀了我,今天就是死,我也不跟你办婚礼!”

他骗她以为他们离婚了。这种气闷在她心里很难受,她自然不会让他称心如意。

还有,新娘明明应该是飞雪,她突然成了新娘,为了让她出名,想让她成为公众讨论的焦点?

再说,她怎么会嫁给他!

婚礼是神圣的仪式,他不配和她举行!

她没有心情也没有耐心嫁给他!

那人的眼中突然产生森冷的寒意。

尽快看无错小说。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!

他突然捏了捏她的下巴,都市美妇咬紧牙关咆哮道,都市美妇“安若,我警告你,不要试图激怒我!否则后果自负!”

“放开,我的时间有限,我不想和你废话。要抱,自己去!”安若不耐烦地推开他的胸膛,唐雨晨顺势抓住她的手腕,用力把她揽进怀里。

“我真的不想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死的?”他搂着她的腰,眯起眼睛,温柔地问她。

安若心头一跳,难到父母双亡,真的有故事吗?

然而,他们死于车祸。

警方也宣布是意外死亡。如果有阴谋,肯定会查出来的。

况且十一年过去了,他还能发现什么?

安若想,这只是唐雨晨的捏造,只是为了勾引她,让她听从他的摆布。

她不会被他骗的。

“对不起,我不想知道。”她的外表没有流露出一丝好奇。她真的不想知道。

唐雨晨淡淡地笑了笑:“你这个不孝的姑娘,难道你不想为父母报仇吗?”

“我说过,我不想知道。他们已经死了很多年了,唐禹锡,请你尊重他们,不要用他们来威胁我。”安若语气冷然。

“你以为我在骗你?”

"...就算是真的,我也不需要你告诉我!”她会发现的,不管多少年,她都能发现。

看到她的想法,唐雨晨不屑地说:“你想知道吗?安若,除了凶手的供词,唯一能找出真相的人是我。你要查,一百年都不会有结果!”

安若也不屑的笑了笑:“不要太自爆,我不信,你能发现的别人也发现不了。唐雨晨,不要太自信。人外有人。太自信了,就会变成孔雀。”

这个该死的女人!

人们气得咬牙切齿。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硬了?

以前他随便威胁他,她都会让步。现在这个诱饵本来是想逼她就范的,但是她根本就不上钩!

其实他哪里会知道,对于安若来说,最重要的是活着。

以前他用安吉威胁她,她不希望哥哥受到伤害,所以一次次让步。但是她的父母已经去世了,就算查出真相也活不下去。

所以慢慢查真相也不急。

看到他铁青的脸,安若的表情仍然很冷漠:“你的威胁对我没用,你现在能让我走吗?”

“想走,没门!”那人用力抱住她的腰,抬起她的身体,大步走向梳妆台,依着她坐下。

“你今天一定要办婚礼,不然我打断你的骨头!”

他恶狠狠地威胁她,安若厌恶地皱起眉头,挣扎着站起来。男人用双手按住她的肩膀,用力很大。

“你这人怎么这样!我不跟你办婚礼,你凭什么逼我?”

安若这样说是完全正常的。

但是唐雨晨不知道哪根神经被触动了,突然觉得自己很卑鄙。

薛吵着要嫁给他,他却一点也不动。

尽快看无错小说。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!

都市美妇

安若无论如何也不会和他举行婚礼,都市美妇他强迫她举行婚礼。

这个反差太大了!都市美妇

但是,男方自动认为是因为他为婚礼付出了所有的努力,如果她不举办,那就是在浪费他的努力。

这就是他想做的。她怎么能不做呢?没有人能阻止他想做的事。

但我心里还是很为难,因为别人一直求他做事,那他哪里能逼别人做事?

男人再次压下安若的挣扎,愤怒地对她喊道:“安若,如果你不同意,信不信由你,我马上在这里做你!”

安若动了一下,盯着镜子里那个蓝脸男人。她也很生气:“如你所愿,我会死,不会和你举行婚礼!”

她的固执也不允许她向他低头。

她也不会嫁给他。她想和他离婚。婚礼后,她怎么能和他离婚?

唐雨晨眯起危险的眼睛。下一秒,他用力转动安若的头,吻了她的嘴。安若的脖子几乎被他扭断了,她的眼泪痛苦地流了出来。

这个粗鲁的人没有激情。他把手按在她的胸前,用力揉捏。安若疼得一直哭。

唐雨晨猛烈地掠夺她,直到她快要窒息,他转过她的身体,把她举到梳妆台上,把她的身体夹在两腿之间,抱住她的后脑勺,再一次让她窒息。

两个人的身体贴合得很紧,安若能感觉到他的热度,随时准备出发,充满危险。

裤子被他撕了好几下,她想反抗,狠狠的扇他一巴掌,但是现在被他压制住了,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突然,他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,强势的进入了她的身体。安若忍不住叫出一个声音。下一秒,他已经在她的身体里,开始暴跳如雷。

她忍住羞愧和愤怒的尖叫,把他的身体打得失去控制,他全身一片混乱。

“敲......”这时,外面传来敲门声,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显得突兀而刺耳。

安若的神经绷得紧紧的。她惊恐地盯着门,害怕被突然推开。

“嘿...唐先生,婚纱来了。”一个女人站在门外说。

然后另一个声音响起。

“唐先生,婚礼时间快到了。是时候准备出场了吗?”

安若推了推那个人的尸体,默默地告诉他:外面有人,请停下来!

但是男人根本不在乎外面的人。他收紧她的腰,一个人站起来,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,没有留下任何空隙。

“嗯……”他给了她一声闷哼。

唐雨晨欣赏她脸上复杂的表情,嘴角勾起一个不好的弧度:“宝贝,如果你不同意举行婚礼,我们会继续这样做。也许他们迫不及待地推门进来。你说,他们看到我们在做什么会是什么样子?”

安若脸色变得苍白,眼里充满了愤怒。“你换!”

“是的,我在改变。第一天认识我吗?”

“唐雨晨,不要残忍!”

“宝贝,我只喜欢欺负你。”他继续走得很糟糕,每次都很邪恶。

尽快看无错小说。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!

安若抓住他的肩膀,都市美妇愤怒地闭上眼睛,都市美妇不想再见到他。

门外的人得不到回应,有点焦虑。

“唐先生,你在吗?我们进来了。”

“它不应该在那里。要不要推门进去?”

“但它一直都在。”

“我们推门进去看看吧。”

安若觉得她快疯了。如果有人抓住她,她想活下去吗?

“混蛋,住手,住手!”她疯狂地拍打着他的身体,唐雨晨抓住她的手,贴住她薄薄的嘴唇。

“嫁给我!”

“没门!”

“那你别以为我会停下来。”

“唐雨晨,你不是人!”

安若的声音刚落,她就听到了门锁的咔嗒声。

她的全身瞬间僵硬,脑子里有一根弦。如果开门,绳子肯定会断!

看着门被推开一点点,千钧一发之际,她猛地把身子紧紧挡在他面前,大喊:“我同意,我同意!”

“唐……”

“滚!”男的及时发出声音,没把门推开的女的听到了他的咆哮,吓得拉不开门。

安若松了一口气。唐雨晨抬起下巴,苦涩地笑了笑:“宝贝,如果你早点答应,你会没事的。”

“滚出去!我已经同意了,离我远点!”她愤怒地用力推他。

男人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腰,表情紧绷,努力结束自己的激情。

安若的手抓住梳妆台的边缘,十根手指全部伸出,变成了白色。

当他离开她时,她迅速举起手打了他一巴掌。

男人疯了,靠,这是她打他多少次了!

他用力握住她的手腕,脸色黯然:“安若,你打我上瘾了吗?”

“你活该!”那个女人怨恨地盯着他。

男人一声不吭,紧紧抱住她的后脑勺,给了她一个令人窒息的霸道而凶狠的吻。

不是日本人,他拉下她的衣领,在她柔软的胸膛上狠狠咬了一口,在放弃前留下了牙印。

医学博士安若·齐杰,他是一只狗吗?!

唐雨晨抬起头,笑得很开心:“如果你敢再打我,我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。”

看到他眼中的邪恶,她突然想起了他最后一次给她拍的照片。

这个变态再给她拍照怎么办?

想到这里,她的眼睛内疚地闪过。

看到威胁有效,男子收拾好衣服,横抱起她,向卫生间走去。

“给你五分钟收拾收拾,快点。”他把她放在地上,转身拉开门就走了。

安若站着不动,她看着对面的镜子。镜中女子脸颊酡红,头发凌乱。在她的大眼睛里,有一种迷蒙的* *刚刚结束。

嘴唇湿润,红肿,让人无限思考。

她就像一个放荡的女人,看着自己就觉得恶心。

尤其是,还有唐雨晨的味道...

安若闻起来像呕吐。

她很快打开淋浴,没有脱衣服,就站在水下洗。她深深闭上眼睛,心在痛。

两个月前,她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他。

两个月后,她得知自己还是他的妻子。

尽快看无错小说。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!

都市美妇

两个月后,都市美妇她得知自己还是他的妻子。

而今天,都市美妇我要和他举行婚礼。

你为什么不让她走?

安若的心很容易被堵塞,这很不舒服。她真的疯了,想杀人!

————

唐雨晨看了看时间。安热已经洗了十分钟了,但她还没有出来。

他二话没说,推门进去,看着她穿着衣服站在花洒下,顿时沉下脸来。

以前关水的时候,那男的把她衣服脱了几下,然后抓起浴巾,裹住她的身体,抱了出去。

把她放在沙发上,他转向化妆师、造型师和伴娘,说:“你有半个小时给她打扮。快点。”

一群女人惊讶地看着安若,心里有上百个理由。

为什么这个新娘突然变了一个人?

“你还磨蹭什么,不干活了?”男人沉声开口,眼神很犀利。

几个人惊魂未定,忙连连点头,前途无量。然后太多的厨师去吹安若的头发,化妆和换衣服...

穿着镶有钻石的婚纱,安若突然从灰姑娘变成了白雪公主。

站在全身镜前,她恍惚地看着镜中的女子,几乎不认识自己。

穿着白色西装的唐雨晨走在她身后,他高着头看着镜子里的她。

一个男人的眼睛有点惊讶。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女人漂亮。

安若原本是一个精致的小美人,有着与生俱来的江南画卷的味道。精心打扮之后,她更加妩媚了一点。

纯洁与美丽的结合,充满禁欲,给人视觉上的碰撞,让人无法被她吸引,只能深深的看着她。

再加上婚纱上反射的强光,她变得更加耀眼梦幻。

唐雨晨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身体,她深邃的眼睛漆黑无边。

他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,轻声说道:“这场婚礼属于你,安若。这是我对你的补偿。”

补偿她一场婚礼和失去孩子时的痛苦。

并进行补偿...

他不知道该补偿什么,反正就是想给她点补偿。

安若轻蔑地看了他一眼。“你不是在补偿我。如果你很想补偿我,那就和我离婚,让我走吧。”

唐雨晨的眼睛清澈,脸色有点阴沉。“做我老婆不好吗?”作为我的妻子,你想要什么都可以。荣耀和财富,多少人向往,却还是得不到。"

但是她就是不需要!

她不爱金钱名利,她只爱自由宁静。

但是当她告诉他这些的时候,他当然不明白。她最好停止对牛弹琴。

“走吧,时间到了。”当一个男人握着她的手时,他会带她出去。

“等等。”安若抓住他,淡淡地说:“给我一个面纱,我想遮住我的脸。”

她不想一出现就引起骚动。

唐雨晨扬起眉毛,自然明白她的意思。

安若皱着眉头强调道:“如果你不给我,不要怪我做了你以后受不了的事!”

例如,当牧师问她是否愿意嫁给唐雨晨时,她回答说:不!

尽快看无错小说。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!

“你什么意思,都市美妇做一件我受不了的事?”男人扬起眉毛,都市美妇危险地眯起眼睛问她。

安若没有回答,他心里应该很清楚。

唐雨晨看了一眼她精致的外表和若隐若现的胸部,忍不住笑着点头:“真的是时候用面纱把你盖住了。”

————

天空空湛蓝,绿草如茵,宾客盈门。

九千九百九十九朵香槟玫瑰散发出迷人的花香。

红地毯的尽头站着今天的新娘和新郎。

当牧师念出新娘的名字时,所有的客人都惊呆了。当他们恢复理智时,新娘和新郎已经说了我会的,并且正在交换戒指。

牧师微笑着看着这对夫妇,和蔼地说:“现在,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。”

唐雨晨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,英俊的脸上洋溢着节日的色彩。他试探性地走近安若,慢慢撩起她的面纱。

如此之近,他可以看到安若眼中的紧张和不安以及她的警告。

揭开面纱,她的脸就露出来了!

“宝贝,你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老婆。”唐雨晨低声说道。

安若咬紧牙关。“不,我不想炫耀!唐雨晨,如果你敢揭开它,我不会和你结束。”

男人勾勾嘴唇,笑道:“那今晚就在洞房里主动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安若又惊又怒。“混蛋,我已经答应和你举行婚礼了。别得寸进尺!”

唐雨晨扬起眉毛,眼里闪着邪恶的光:“我可以说不,反正我更愿意让J市的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新娘今天是什么样子。”

如果她的外貌暴露了,她以后在J市会怎么生活?

她去哪里都会被记者认出来,完全没有私生活。

安若垂下眼睛,反复权衡,淡淡地点点头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一个男人的眼睛瞬间亮了,眼神中有一种微妙的期待。

在他的脑海中,安若主动出击的场景立刻浮现出来。光是想想就让人小腹发紧。

得到你想要的答案,唐雨晨停止掀开面纱,突然扣住她的后脑勺,透过厚厚的面纱亲吻她的嘴唇。

嘉宾席上,惊魂未定的徐慧文突然站起来指着新娘喊道:“她是安若,不是云飞雪,她是安若!”

云父云母看不清新娘的脸,认出那是安若。

他们都以为牧师念错了新娘的名字,其实并没有念错。新娘真的是安。

“唐雨晨,到底是怎么回事!我女儿在哪里,薛飞现在在哪里?”云父惊魂未定地起身,重重低吼。

“上帝,这是怎么回事?新娘不是在我家飞吗?”云母差点晕倒。

所有的客人都恢复了过来,然后低声说着,整个场面一片混乱。

安若抓住唐雨晨的袖子,收紧了他的身体。

她知道事情会变得越来越大,无法控制。

唐雨晨混蛋,为什么做事这么莽撞!

感受到安若的紧张,唐雨晨似乎并不着急。

他突然横抱起她,淡淡地面对着人群,声音宏亮地说:“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的新娘在飞雪?

尽快看无错小说。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!

齐高兴地说,都市美妇“我给你买一个。我们现在是情侣,都市美妇干脆买个情侣戒指。”

小乔笑道:“好。”

莫立刻兴致勃勃地选了戒指。

他们选了店里最贵最豪华最低调的情侣戒指。

只要付钱,云起莫就直接一起付钱,不用她付钱。

小乔没有做到,但她不得不走出来,被他的强硬阻止了。

买了戒指,小乔怒气冲冲地走出珠宝店,云起不请自来地抱着她。

“生气?”

小乔瞪了一眼:“我说我来付钱,我给你买礼物。”

男人抓住她的身体,把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。“我的就是你的,我出钱,你出钱。”

小乔生气地说:“你的就是你的,我的就是我的。完全不一样。”

“反正我的是你的。”齐墨韵撒谎说:“我买了,就当你买了。”

戒指已经买好了,担心小乔也没用。

她伸出手。“把戒指给我。”

云起·莫放开了她,把戒指放在了她的手心。

小乔拿出男用戒指,拉了拉左手,打算戴在中指上。

齐墨韵立即伸出无名指。“穿在这里。”

“没结婚……”

“就在这里。让别的女人知道我是老婆。”

小乔微笑着盯着他,眼睛垂在他身上...

他就是没看到。她的眼睛在睫毛的遮掩下闪着忧伤。

给他戴上,云起·莫也拿出戒指帮她戴上。

他们结婚的时候,彼此都没有戴戒指的感觉。

但是这时,她感动得哭了...

齐墨韵抬起下巴,深情地看着她。“乔乔,我们要再婚吗?”

小乔忍住了心中的苦涩。“没那么容易,你需要更多的努力。”

路灯下,男人笑得深沉迷人。“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努力?”

“等我想起来。”

齐突然抱起她的身体,薄唇靠近她的唇。“今晚你会努力吗?”

小乔瞬间脸红了。“让我赶紧下去。就是这条街。”

“好吗?”

“什么好,让我下去。”小乔不好意思地挣扎着。

云起不要故意使坏,就是不让她走,“好吗?你说好我就放你走。”

小乔眼睛一转,立刻蹲在他肩膀上。“那你就别放了。”

男人勾着嘴唇:“这是你说的,我不会放过的。”

他突然弯下腰,用十字架抱起她-

小乔错了:“你是做什么的?”

“带你回去。”云起不会笑到不行。

从这里走回去大约需要半个小时。

就算他体力这么好,她也不好意思一直被他抱着。

“把我放下,太尴尬了……”她挣扎着。

这个人的手很结实。

“你说好我就放你走。”

小乔这次没有马上拒绝。事实上,这些天他们什么也没做。

齐墨韵问过,但她拒绝了。她害怕伤害肚子里的孩子。

云起·莫觉得何霖的死让她心里有了阴影,她没有勉强什么。

但是她明天就要走了,如果她拒绝了,他心里会很难过。

而且……他们以后估计很长时间都没法见面。

她凑在他耳边,都市美妇红着脸小声说了几句。

云起·莫黑色的眼睛闪烁着,都市美妇眼睛是炽热的。

“好吧,听你的,我发誓!”他的声音也很平淡。

看到他这样,小乔更加不好意思了。

“你能让我失望吗?”

云起不笑,让她走了。当她刚刚站稳,他突然弯腰把她背了回去。

小乔仰面倒了下去——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齐轻松地把她背了回去。“这样就不会丢脸了?”

小乔拍了拍他的肩膀。“我可以自己走,让我下来。”

“可是你走得太慢,我扛得更快。”说完,他背着她大步走了过来。

云起·莫虽然还很年轻,但他的背部宽阔而有力,给人以强烈的安全感。

小乔仰躺着,心里的感觉很复杂。

“飞机明天什么时候?”莫突然问她:

他一直在回避这个话题,但他不得不面对。

“明天中午去。”

“我送你。”

“好……”

“Jojo再等我几天,到时候我应该休息几天。”

"...嗯。”他没有看到她悲伤的表情。

一路上,云起·莫都在和她说话。小乔希望这条路永远不会结束。

最好这样下去,永远到不了终点。

但是他们终于到家了。

夜深人静时。

卧室里的气氛暧昧而炽热,两具尸体温暖地交织在一起。

云起莫的动作很轻,这是小乔的要求。

但这样,他更能感受到她,心里也更满足了。

小乔也对这种激情着迷。

她尽最大努力回应他,只想留住更多,留下更多...

天色越来越亮,新的一天即将到来。

小乔应该准备好东西,随时去机场。

云起·莫早早起床,为她煮了一碗面条。

他不会做饭,但还是自己给她做饭,很努力。

两个人吃得很开心,他开车送她去机场。

在路上,小乔突然想起了何霖。

如果那天她不是心血来潮来到纽约,悲剧就不会发生了吗?

如果她不叫莫,悲剧不会发生吗?

小乔有点疑惑。在这场悲剧中,谁对谁错。

“你怎么看?”突然,我的手被身边的男人握住了。

小乔挣了手:“专心开车。”

“放心吧,我没事。”话虽如此,莫还是用双手握着方向盘。

“我走后,你要按时吃饭。”小乔告诉他。

齐墨韵笑笑:“好。”

“而且不要太辛苦,注意身体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照顾好自己,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齐墨韵笑笑:“你越说我越不安。我怎么会难过呢?”

小乔笑道:“好吧,我不说了。”

“多说几句,我想听听。”

“没有,就这样。”

齐墨韵很失望,反过来吼她:“你要多保重,多注意休息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有事打电话给我,等我回去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别忘了我,越来越爱我。”云起莫突然深情的说道。

萧乔的眼泪差点就流出来,“……你也是,要记得爱我,不要忘记我。”

齐墨韵握紧了她的手。“从来没有。”

“我也是……”

得到她的承诺,都市美妇云起莫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。

他可以想象他将来会有多幸福。

但他没想到结局会是那样...

离开纽约后,都市美妇小乔回到了伦敦,然后她就消失了。

只留下一封信,就彻底消失了。

信中只有一个短句。

我很好,请等我。】

小乔突然不见了,所有人都受到了重创。

云起·莫正在到处找她,但我哪儿也找不到她。

他没有工作和做任何事情的意图。

他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游荡,试图遇见小乔。

但是日复一日,他再也没有找到她。

大家都找不到她。

她似乎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云起心碎到了极点,他的性格彻底改变了。

他不再温柔,变得冷漠沉默。

他也更努力。小乔说他不应该努力。如果她知道他如此绝望,她应该回来。

一天两天...一个月,两个月...

半年过去了,她还是没有出现。

****

宁静的海边。

小乔抱着肚子从楼上下来。女仆看到她,就冲上前去帮忙。

“小姐,慢点,小心肚子。”

小乔长得很好。“我很好,不用担心。”

女仆扶她在沙发上坐下,小乔看了看墙上的钟。

“饭好了吗?”

“嗯,我准备好了。”

“丁咚——”门铃突然响了。

小乔激动地站了起来。“他们应该已经到了。”

“我去开门。”女仆急忙去开门。

门一开,一个女人快步走了进来。

“Jojo!”来到这里的人是你的爱。

看到她,小乔湿润了她的眼睛:“艾君姐,好久不见。”

君爱本想教训她一顿,但看到她高高的肚子,又做不到。

“你说你……”艾君非常生气。“你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!”

“对不起。”除了说这句话,小乔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你的爱在她心里令人窒息,她转身在你身后的齐家身上出拳。

“二哥,你太过分了!知道Jojo在这里,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大家。”

“妹子,别怪二哥,我求他别说了。”小乔正忙着为小齐家说话。

是的,当她离开的时候,她找到了小君齐家。

她让他帮帮她,找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,把她的行踪藏起来。

小君齐家不爱说话,但他一直说一不二。

他答应了她的要求,帮她隐瞒了半年。

这就是小乔找他帮忙的原因。

小乔心虚地说,“对不起,二哥。这段时间我一定是冤枉你了。你不能告诉所有人我的下落,你心里一定很不舒服。”

琦君没有任何表情:“我很好。”

他这样说,说明他真的很好。

其实他并不把这些当回事。

“姐姐,别生气。”小乔劝君再爱。“都是我的错。你应该骂我。”

你爱发泄之后,现在不生气了。

她笑出来,“我可不敢骂孕妇,要是让宝宝听到了,我的罪过就大了。”

说到孩子,都市美妇小乔问她:“你的宝宝已经出生了,都市美妇我还没见过,他叫什么名字?”

君爱挑眉。当他提到他的儿子时,他很甜:“小名是鲍晓,大名还没取。全家都想给他起个名字。直到现在,他们还没有决定用谁。”

小乔笑着说:“放心吧,反正鲍晓还年轻,不用急着用他的名字。”

“仍然是不能户口。别说我了,你才几个月大的孩子,是埃文的吗?”

“已经七个月了。”

“那不是要生了吗?”

小乔抚摸着自己圆圆的肚子。“是的,还有两个多月。”

艾君带她坐下。“告诉我,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?”

萧乔沉默,慢慢说了原因。

艾君戳了戳她的额头。“如果你是女人,为什么要当真?你傻吗?”

小乔笑着说,“我也知道我傻,但我真的很害怕。我忘不了她当时的样子。”

“那个女人真该死。”君爱说话很不客气。"但如果埃文知道真相,他会恨你的."

小乔笑不出来,这也是她很担心的地方。

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她的情绪,肚子里的孩子踢了她一脚。

小乔低头抚摸着孩子,神情落寞。

你爱看她,所以心疼。其实小乔还是个孩子,会做妈妈的。

而且还牺牲了半年...

艾君握紧她的手。“放心吧,如果艾凡敢骂你,我会替你揍他的。你不跟他住,我们自己养孩子。”

“他肯定会骂我的……”

“让他骂两句。如果你骂他,不原谅你,不对你好,那就离开他。反正别问他,我们不欠他什么。”

总之不管是不是小乔的错,她都会支持她到底。

小乔从小就是大家的宠儿。他什么时候被冤枉的?

不全是因为莫。

如果他们的命运真的走到了尽头,也没必要强求。

小乔明白她的用意,她点点头:“姐姐,我知道该怎么做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听完她的话,艾君松了口气。

至少她相信小乔有自己的骄傲和原则...

这次君齐家带来了你的爱,也就是他打算带小乔一起走。

半年的时间到了,小乔不需要继续躲了。

小乔不想让父母远道而来,所以没有通知他们。

还有,她不敢面对父母,她对不起他们。

然而,艾君说,也许她的父母发现了什么,并没有感到太难过。他们一直相信她还很好。

根据萧郎爱女儿如命的性格,他不能悲伤。所以他们一定发现了什么。

所以她不用担心他们太难过。

而且回去的时候也不用担心被家里人骂。

小乔看着琦君。“二哥有没有透露什么?”

不然她父母怎么会注意到呢?

琦君淡淡地说:“我只是说你很好。”

"..."这不是揭示了它是什么。

君爱笑。“看来二哥保守秘密没那么安全。”

小乔不是生气,而是感激他。“谢谢二哥。”

但她害怕被云起·莫发现,都市美妇所以从来不敢说。

幸运的是,都市美妇六月齐家帮助她说,这样她的罪恶感就会少一些。

小乔知道父母不会骂她,就敢打电话回家。

虽然李明熙怀疑她很好,但他们还是很担心。

所以突然接到她的电话,李明熙惊呆了。

“Jojo?”她不确定地问道。

坐在客厅里,萧郎和肖骁立即转过头,他们的脸都惊呆了。

小乔突然流下了眼泪。“妈妈,是我。”

李明熙深吸一口气,才平静地问:“你在哪里?你什么时候回家?”

麦克风突然被拿走了,萧郎的声音很低:“乔乔,我是我爸爸。”

“爸爸……”小乔的哽咽更加明显。“对不起爸爸,对不起……”

“Jojo这半年过得怎么样?”

“我很好,爸爸。很抱歉让你担心。”

萧郎如释重负地笑了:“你好就够了。Jojo什么时候回家?”

“明天回家。”

“你在哪里?爸爸会来找你的。”

“不,艾君杰和他的二哥会送我回家的。”

萧郎松了口气。“好的,我们明天等你回家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想通知埃文吗?”萧突然问道。

小乔愣住了,半天没回答。

萧也不问,“你先回来再说……”

小乔和家人聊了很久,和他们道别,直到最后笑了。

很快就可以回家了,她的家人不怪她,小乔很放松。

只是一想到莫又让她心情沉重起来。

其实她最害怕面对的人就是他。

******

那天晚上,他们出发了。

飞机上的两个豪华房间是他们给的。

有一个房间给艾君和小乔,还有一个房间给小齐家。

一直睡在床上,时间过得很快,第二天...

飞机降落在一个城市机场-

小乔回到家乡时非常激动。

也有一些乡愁。

其实她离开的时间并不长,只是觉得好像离开了很久。

“Jojo!”刚从出口出来,小乔就听到了李明熙的声音。

李明熙看到她,惊讶得说不出话来!

萧郎和肖骁都感到震惊。

她的大肚子怎么了?!

小乔兴奋地走上前去,“妈妈,爸爸,肖骁!”

李明熙抱住了她的身体。“Jojo,我想妈妈了!”

“妈妈,我也想你。”肖骁忍不住哭了。

李明熙忍住眼泪:“别哭了,我们先回家吧,回家再说。”

一切,回去慢慢问,这一刻不要着急。

小乔点点头:“好,回家吧。”

萧让人开了两辆车,而你爱和你单独坐着。他们打算直接回家,所以不去小家。

他们不需要在这个时候加入乐趣。

坐在车里,小乔忍不住又哭了。

李明熙拿着纸巾擦眼泪。“别哭,我们没哭。哭什么?”

“爸爸妈妈真的不怪我吗?”小乔不安地问。

她没说再见就走了。作为家长,她肯定很生气。

小乔对此很愧疚。

李明希搂住她的头:“当然怪你,你这丫头不知道让我们多担心。不过你说你没事,又让大家等你,我们就相信你肯定没事。”

此章加到书签